全部
  • (62)

从前慢

今夜,我要借着明媚的月光扯一挂丝路花雨,左手建一座长安城,右手建一座布达拉宫长安城人声鼎沸,布达拉宫香火缭绕。车马走驿道驼铃声多多,看那时的慢时光邮差,僧侣,马匹,骆驼各种肤色,各类脸相,与旗幡与月色,交替装饰着旧时光从前慢,春风只渡玉门关从前慢,春风得意马蹄疾从前慢,春风三月似剪刀今夜,我只想借大唐的月光扯一挂新丝路花雨,左手再建新长安城,右手再建布达拉2018/3/1 2:17

  • 12
  • 0
  • 1
  • 0
2018.03.12 14:08

老井

井台上的月色,随旅人的脚步漾了再漾井绳上的目光,随夜色的黑暗沉了又沉老井陈旧,老井再也抽不出蚕丝极像母亲衰老的白发老井的冤魂少了,哑巴石匠的一块压井石纠正了绣花匠老何那条瘸腿封锁了老何瞎眼老婆的去路也锁住了全村老少爷们的叹息老井的月色少的可怜,锈了罗锅铁匠的刀和月光里铁匠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井台上的月色,随旅人的脚步漾了再漾井绳上的目光,随夜色的黑暗沉了又沉老井老了,一汪陈旧的月色叠印在流浪者已驼的脊...

  • 26
  • 0
  • 1
  • 0
2017.12.01 15:28

一粒沙

在一粒沙上,用肌肉与骨头建造一座庙宇供奉唐朝的五言绝句,和宋朝蝶恋花的艳词穿越千重沙漠的飓风,吹送布达拉宫的旗幡一只蜥蜴借助一粒沙的滚动,追逐尘世的旅人一粒沙,饱餐铁的味蕾,释放盐的味道具有铜的色泽,在唐朝熔化,铸成一座庙宇一粒来自唐朝的沙,供奉先人的膜拜今人的惆怅,和一位红颜知己,虞美人一粒沙,一叶菩提,一纸经卷一盏酥油灯,一声偈语,一生面壁一曲衩头凤,一阙声声慢,道不尽人间情事一声破阵子,一嗓...

  • 22
  • 3
  • 2
  • 0
2017.08.08 11:46

七月流火

七月,被金色的阳光拖进农人的旧梦梦想着与一只苍鹰,飞向布达拉宫珠穆朗玛的雪莲,山上奔跑的羚羊被雪线覆盖下的探险者,及探险者的头颅羊群的洁白,草原的碧绿,毡房的金光灿灿在流火的梦境里,一再如泛滥的洪水转经筒,酥油茶,喇嘛庙,大昭寺在流火的七月,将农人的梦境一再煮沸小米,谷子加大豆,是我七月的战争高粱,玉米和粟麻,是我流火的根据地

  • 21
  • 0
  • 0
  • 0
2017.07.14 08:29

燃 烧

一缕淡蓝的烟丝,袅娜着轻盈的肉体在你吐出嘴唇的瞬间,旋转而上升仿佛士大夫的长发,纠结着古典的旧时光清晨的阳光明亮辉煌,穿过剑兰葱郁的叶片来自艾米莉的孤独与守望,在绝望中走向荒原仿佛莫高窟美丽的飞天,高蹈着灿烂的飞翔丝丝缕缕的缠绵,定格在烟蒂的末梢我看到作古多年的父亲,在田地中抽烟的背影在燃烧中毁灭,在燃烧中复活那时的父亲,口叼旱烟袋的侧影仿佛来自神殿的浮雕,烙印在岁月深处至今,我依旧看到他吐出烟雾...

  • 180
  • 0
  • 2
  • 0
2017.06.05 08:42

汨罗江

浓稠的雨水,洗濯五月,清瘦的面孔袅娜的炊烟,穿越祖国,广袤的土地汨罗江的水,清亮清亮的,从春至夏仿佛暗夜里,遍地流泻的,白色月光夹岸的汨罗江,一声声传递,猿啼的苍凉芳香的艾叶酒,从楚国至今,醉迷星星的眼睛花草的汨罗江,芬芳蓝天,妆扮大地一缕粽香,截断麦穗,万古青丝忧郁的汨罗江,今夜依然流淌,只为倾听溅起的水花,喧天的锣鼓,鼓手的吆喝离骚九歌,一曲怀沙,血祭汨罗江祖国怀抱,收纳天问,孤独的魂灵千古灯...

  • 73
  • 0
  • 2
  • 0
2017.05.30 06:56

穿过黑夜的眼睛

黑夜高擎死亡的旗帜,在无垠的大海上漂流大地埋葬古老的犁铧,穿过黑夜的眼睛在黑夜里倾听二泉映月,仿佛抚摸瞎子阿炳沧桑的脸颊在沉浮中仰视一轮明月,仿佛亲昵母亲温暖的笑容在黑夜的十字路口,捡拾一粒粒被苍穹遗弃的星星在生命渐亡的渡口,喂养一句句养不活明天的诗行这样的岁月,何时被四季洞穿,何时被命运牵引这样的黑夜,何时被眼睛刺透,何时被星光泅渡高擎死亡旗帜的黑夜,只能在无垠的大海上漂流埋葬古老犁铧的大地,何...

  • 45
  • 0
  • 1
  • 0
2017.05.27 09:20

在此刻

圣殿布达拉宫外,一个游荡的魂灵,在诵经朝觐在此刻,不是所有的生灵,都会得到永生翻越千山万水,空留朝圣者,步履的孤独如果那一刻来临,请沿大昭寺的方向,眺望身穿袈裟的苦行僧,肉体在殿内,打坐手敲木鱼的忏悔者,灵魂在天空,徘徊在此刻,夜深人静,山寺幽幽在此刻,风清月明,大地寥廓在此刻,天地澄澈,海水汤汤在此刻,我心高蹈,宇宙苍茫涅槃后的黎明,在此刻,必将得到永生高原的生灵,向着北方,默诵佛语在此刻,所有...

  • 64
  • 0
  • 0
  • 0
2017.05.23 09:14

麦 田

这是五月的麦田,大片大片的麦穗,将北方侵略宽广的天空,一群群觅食的家雀,看得见影子的飞翔钝了的镰刀,锈蚀的锄禾,荒芜的场院半截的木掀,稀疏的扫帚,破碎的簸箕这些古老的器具,至今找不到,它们的主人联合收割机的轰鸣,终将它们赶回,秦时的岁月辽阔的北方大地,是祖国的心脏,喂养人类的食粮在等待中发芽,在等待中抽穗,也在等待中收割这是五月的麦田,大片大片的麦穗,终将北方侵略我在这儿成长,在这儿死亡,也将在这...

  • 146
  • 0
  • 2
  • 0
2017.05.18 10:07

出生地

麦苗青青,牛羊满山坡,啃噬夕阳的余晖这是四月末的密州西北乡,我的魂牵地炊烟袅袅,星光漫故园,倾听夜色的音响这是暮春的密州西北乡,我的出生地家雀声声,犁铧耕田地,奏响天地的琴弦这是农忙的密州西北乡,我的梦想地车轮隆隆,行囊走天下,撞击孤独的步履这是四月的中国大地,我的流浪地雄鹰展翅,翱翔于天宇,踏碎时间的空洞这是雷雨肆虐的四月,我的麦地,我的粮食异乡游子,何时再回归,回归梦中的密州西北乡生命过客,何...

  • 111
  • 0
  • 2
  • 0
2017.05.09 10:51